良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道传承 > 开卷 第928章 吹箫
    “哥,哥,你喊谁呢?”叶文昊放下手里的筷子,望着龙雨,一脸不知所谓。正吃着呢,龙雨突然来了一句激动万分的“师傅·”。易水寒望了望那茶师,两个人面面相觑。“额··”龙雨猛地回过神来,脑海中的景象迅速的消失,望了一眼叶文昊,龙雨砸吧砸吧嘴,转过头,深沉的盯着外面的那舞台。

    “小寒,我想见这琴仙,有办法没?”良久,龙雨突然开口道。易水寒眯着眼睛想了两秒,放下手里的筷子,回到:“交给我·!”话说完,易水寒转身就拉开贵宾房的门出去了。

    “哥,见她?你看上她了?”叶文昊两只牛眼睁得老大,一脸惊疑的问道。龙雨轻轻摇了摇头,一曲终了,回味无穷,这琴仙的音乐造诣实在是不凡,不由得让龙雨升起了结识的念头。世间的有些人就是这样的,也许,你跟她素未谋面,也许,你跟她形同陌路,但是,一句话,一个动作往往会触动你的心灵,让你忍不住去想认识她,什么目的都没有,只是想单纯的认识。

    接下来近半个时辰,那琴仙都再未弹奏一曲,龙雨就那样坐着,两样直勾勾的盯着那半空中的舞台。“大哥,这家的老板说,那琴仙只负责在这里演出今天这一场,他没权利安排她与任何人见面。”易水寒推开门进来坐下,有些无奈的回到。龙雨点点头,微微一笑,他看到那琴仙动了。

    略带悲伤的琴音响起,易水寒叹了口气,依依不舍的回到:“这曲完了,琴仙就要离去了。”龙雨没有回答,而是心念一动,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玉箫,这只箫是他在辽阳的时候做的,通体晶莹的绿色,一丝杂质都没有。

    “大哥,你不会是要在这里吹吧?”叶文昊实在是琢磨不透今天的龙雨怎么了,实在是有些古怪。龙雨微微一笑,站起了身,拉开了包房门,站在了外面的过道上。嘴唇轻轻的开启,呜咽的箫声瞬间响彻整个茶楼,与那琴音配合的天衣无缝,那茶师脸色大变,这首曲子,他怎么也会?

    易水寒脸上露出了笑容,自顾自的继续坐下,拿起了自己的筷子,也不去管那大开的包房门。茶楼里顿时静了下来,就算是琴仙独奏的时候都没有如此的安静,诺大的五层茶楼里,除了箫声和琴音,再不见任何的杂音。

    良久,琴音闭,箫声停,龙雨将长箫攥在手里,眼神灼灼的盯着那舞台中央的白色身影,他能够感觉的到,那双亮丽的眼睛,也在盯着自己。“好~!”楼下的喝彩声震天响,茶楼顿时嘈杂了起来,楼上的包房门接连不断的打开,纷纷从门里跳出来,想细细看一看这个与琴仙合奏的少年。

    双眼对视,方佛这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人一般,不夹杂任何的**,只是单纯的惺惺相惜,龙雨猛地笑了,笑的很舒畅,对着那纱曼里的人点点头,转身回到了包房里。“走,咱们回去了。”龙雨站在门口说了一句。易水寒扯过桌上的手巾把嘴擦了下,就跟着起来了。

    一路上没多话,三个人回到朱雀街就各自分手了,回到府中,跟平常一样,吃过饭之后,龙雨吩咐下人不要打扰自己,一个人走回卧房睡觉去了,这倒惹得丫鬟们猜测不已,这大白天的,少爷睡什么觉?

    把卧室门一关,龙雨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换衣服,将那件摩昂送的碧水金晶甲穿在内里,外面穿了一套自己觉得满意的长袍,龙雨这才一脸欣喜的将散落的衣物收拾好,又洗了把脸,将被子拉开,里面塞了几个枕头,这才打开一旁的窗户,身子一猫,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白天的龙府有几百的护卫来回的巡逻,防护甚是严密,龙雨给自己上了个隐形咒,这才摸到了府中的后墙处,从墙上翻腾了出去。出了龙府事情就好办多了,找个僻静的小道现出身形,龙雨找了个小轿,坐在里面晃晃悠悠的往居家客栈走了去。

    “小姐,你说他会来么?”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穿着一身绿色的长裙,站在桌前问道。桌子边坐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脸带白纱,不是那琴仙又是谁。琴仙微微笑了笑,没有回到。“也不知道他看懂小姐您的唇语没,要是他看不懂只是瞎点头,那可不就糟了。”小丫头围着桌子打着转,一副患得患失的样子。

    “你这丫头啊,怎么了?你看上那位公子了?”琴仙调笑道。小丫头顿时脸都羞成了个红苹果,娇羞道:“小姐,你怎么这么说呢,奴家,奴家~”“奴家什么啊?”琴仙继续微笑着问道。“我只是好奇嘛,没想到有人的箫声居然能跟小姐的琴音相配,小姐就知道取笑奴家。”小丫头绞着手指不依道。

    “咣咣咣”门外传来敲门声,小丫头跳脚道:“来了,小姐,来了。”琴仙笑着摇摇头,:“开门拉,难道让人家站门外面。”小丫头一脸欣喜的跑到门跟前,轻轻的打开了门。

    龙雨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瞒着所有人来找一个妙龄女子,“吱呀”,门开了,一个长相颇为可爱的小丫头满脸笑意的出现在了龙雨面前。龙雨一愣,连忙说道:“不好意思,我敲错门了。”小丫头噗哧一笑,回到:“没错拉,我们小姐就在里面。”

    龙雨脚尖掂了掂,往里一瞅,屋子中间的客厅里,可不是坐着一个白衣女子么。“额”略显尴尬的龙雨抿了抿嘴唇,在小丫头的带领下,进的门来。“小姐好。”龙雨施了个礼,那白衣女子连忙回了个礼。

    客套了一番,龙雨没了进门前的拘谨,渐渐放了开来,那白衣女子将自己的丫鬟支到门外放哨,屋里就只剩龙雨跟她两人了。龙雨四处打量一下,这是客栈里的复式套房,属于最高级的房间,一厅两室,还有个浴室带着厕所,布置也是相当的豪华。

    “小姐难道不怕么?”龙雨不紧张了,自然就大方了许多,说话也就放开了。“怕什么?”白衣女子手里端着茶杯,面纱依旧没有取下,眼带笑意的问道。“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小姐难道这么放心在下?”龙雨露出洁白的牙齿,佯装邪恶的笑道。“呵呵,公子真会开玩笑,我既然能请公子来,自然就是不怕的。”白衣女子轻轻捋了捋自己的长袖,那手指,白嫩如豆腐,细如葱白,怎一个漂亮可以言说。

    “公子的箫很独特。”白衣女子微微抿了一口香茶,开口道。龙雨眉毛一挑:“你有兴趣么?我可以教你吹/箫。”“额”白衣女子一愣,略微想了想,回到:“谢过公子的好意,虽然奴家也很想学,可惜师门规定,是不允许演奏别的乐器的。”“哦,还有这规定,那我跟你学琴吧?”

    “这个··不是奴家不愿意教,只是,只是,门规不允许。”白衣女子略有丝紧张。龙雨叹了口气,脸上难掩失望,白衣女子嘴角动了动,差点就想破例了,但是转念又一想,还是忍住了这个念头。

    “嘿嘿,没关系,教不教的无所谓了,那我能不能时常来听听你的曲子呢?”龙雨眼带盼望的问道。白衣女子迟疑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音乐之海浩瀚无边,能够找到个知音是小女子的荣幸,公子既然不嫌弃,奴家自然是可以的。”

    “那太好了,这么些年了,那些什么音乐大家我也见了不少,但是总觉得少了一种气质,就是,就是那种单纯的为音乐而演奏音乐的气质,你能明白么?”龙雨激动的说道。“嗯呢,世间的繁华已经沾染了太多的尘埃,音乐,也早已经不纯净,如今,还纯净的音乐流派也就那么几个了,唉··”白衣女子叹着气说道。

    “纯净的音乐流派?小姐方便的话,可否告知在下,在下有幸的话,当一一拜访。”龙雨拱拱手道。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回到:“除了我们仙琴门,还有清笛堂,云霄山庄,镜霞园,它们都是传统的音乐流派,也就是公子所说的为音乐而演奏音乐的门派。”

    “嗯,我都记下了,与小姐聊了这么久,时候也不早了,在下就不打扰小姐了,可否请小姐再弹一曲?”龙雨望了望窗外,估摸着母亲和雅儿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当下决定再听一曲就立刻闪人。“公子看的起我,自然为公子奏这一曲。”白衣女子大大方方的站起了身,走到了里间卧房,卧房的珠帘搭了起来,龙雨看到了一方精致的琴台。

    白衣女子席地而坐,手指微弹,珍珠落玉盘也不过如此吧,龙雨心里感叹道。一首曲子似乎过的很快,听完后,陶醉的龙雨致谢准备离去。“公子,您若要再来,可事先给我这丫头来个信,奴家自然会在这里等公子。”白衣女子脸上划过一道红霞,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龙雨点点头,转身离去。出了客栈门,龙雨的心情别提有多愉快了,前世的他,自打师傅归去后,陪伴着他的就只有箫跟画了,这两样东西,是龙雨始终都无法割舍的,那是属于他的印记,因此,在今天,听到琴仙的琴音后,龙雨大引为知己,这种音乐上的事情,除了他自己,别人谁都说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