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新任冥王 > 第一百二十六章:诺登霍姆
    微弱的灯光映照下,奴隶的面孔显得更加阴暗,他们面黄肌瘦,形如枯槁,悲惨的命运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显眼的痕迹,放眼望去,一片死寂。

    苍夜在心头叹了一声气,眼前的这些人是怎样的一批人,他们眼中黯淡无光没有神采,麻木的双眼中只剩下屈辱与顺从,无论是谁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都能赢得他们的爱戴。但苍夜很清楚,那种爱戴不过是装饰在建筑上的华美雕刻,只是好看,当真正需要的时候并不能派上用场。

    这不是苍夜所需要的,他想的是真正将这片土地当作家园来爱护的人们,是那些为了保卫这片土地能够拼上性命,拿起锄头镰刀便敢跟侵略者对抗的人们,那才是他想要的,鲜活,充满活力的人类。

    只是要想让面前这些人转变成那样的人,所要走的路还很长,现在至少要让他们站起来,在内心中站起来。

    “你们来自哪里,都是同乡吗?”

    奴隶们惶惶不安,一个老者最终被推选出来,那是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怀中还抱着一个瘦弱的女孩。“回陛下,我们来自碎星城。”

    “哦?你们都是来自碎星城的?”听到熟悉的城市名称,苍夜颇为惊讶,毕竟那座曾经繁华的城市是如何没落的他看在眼中,如今他自身的特殊情况也与那场事故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系,自然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心中有着波动。

    “是,我们都是逃难的流民。”

    “你们没往北边走吗?”北边所指的是西南行省的中心城市,那是赫尔曼大公爵的大本营。碎星城流民很多都向着那个方向逃去。

    老人听到这个问题,表情变得更加黯然:“去了,不过我宁愿当时没有去。”

    “怎么说?”听出了老人语气中的愤慨,苍夜更是好奇。

    “陛下,我们一行人最初都是都是向着斯杜亚省去的,可是走到一半,便遭遇了西南公爵派来的军队。我们原以为遇到救兵了,十分高兴,哪知道这批军队只接受了我们中的青壮年,而把我们这些老弱病残都赶了出来。”

    屋中的气氛愈发沉重,有几个脆弱点的已经在抹眼泪。

    “这孩子的父母就被强征了去,可她却被留了下来。”老人说着话将怀中的女孩抱到了显眼处,苍夜仔细一看倒吸了一口气,那怀中还在熟睡中的幼女的一只手竟然整个萎缩,只有肩头的一点点,看起来就像是被人用刀砍掉了一只手一样。

    “她出生时就这样,在碎星城时我们一家还算富裕,尽管身上有着残疾,但她的日子还算好过。哪知道会发生这样的灾难,家破城亡,所有的一切都被葬送在灾难之中,而她也从原本的好生活中跌落下来,一下子便体会到了生活的不幸。我们这批老弱被赶出来之后,不信邪,便向着王都进发。想着到了那里怎么也能吃上一顿饭,不至于饿死吧……”

    “这一趟赶上了冬天的到来,食物更加难以寻找,近一个月的路程走走停停花了两个多月,真正到了王都附近,队伍中已饿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人也都只能勉强活着,结果……我们想要遇到的没等到,却等到一批想趁火打劫的混账。”

    老人说着话,开始落下泪来。

    “那群黑心的奴隶贩子,将我们一个个抓到手,关在一处,有人胆敢反抗,便被当着面杀了,还要剥皮拆骨,让我们睁大眼睛看着。之后便是打骂不断,直到所有人都乖乖听话,这才结束,我们被大批大批的转移到其他地区,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将会继续糟糕下去,却没想到路途中遇到了好人。”

    “那是一个神情冷漠的人,很年轻,他拿出大笔金银将我们赎买下来,那群奴隶贩子垂涎他手中的钱物,便动了手,结果被他和他的同伴没两下都给收拾了,而我们也被他给救下了。”

    “起初,以为只是另一伙奴隶贩子看中了我们这批人,拦路劫了,结果那人却告诉我们有这样一个地方,你们去了不用再担心明天会否死去,不用在畏惧寒冷与饥饿,到了地方会有人安排你们的生活。起初以为只是骗我们的,毕竟这世道哪还会有这种好事。辗转了半个月才到了这里,结果那人说的,倒有一半都实现了。我们住在这屋子里,虽算不得好,但至少遮风挡雨,不用担心会被冻死。每天吃的食物算不上精细,但至少能吃饱,不至于被饿死。只是在这待的越久,老头我却是越担心,不知道这地方到底要怎样……我活到这么大的年纪,可不觉得会有这么好的地方。这位陛下……能不能告诉我们以后要我们做什么?”

    这老人倒也是健谈,或许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久了,想要找人述说,好不容易遇到有人来到,便滔滔不绝的讲个不停。不过也把他们路上大部分遭遇都说了个清楚,最终还抛给苍夜一个问题,这问题抛的也算是恰到好处,倒是给了苍夜机会。

    冥王苍夜点点头,轻轻拍了拍老人的肩头,对着屋中众人说道:“你们来到这里很多天,我也没有时间过来看上一下,是我怠慢了,不过你们不用太过担心,我没想将你们怎么样。只是出于同情心,不愿意看到这么多人流离失所,才将你们带到这里。至于将来吗,你们在外头也看到了,这里的林子很大,这里的土地很多,这一片天地都是属于我的,我需要一些人开垦这些土地,需要他们帮忙耕种,需要他们为我将这片还荒芜的地方建设成一个新的城市,一个充满希望的城市。”

    短暂的安静之后,老人有些无法相信,追问道:“是让我们做工?那以后还管不管饭?”他神情紧张,语气中充满担忧。苍夜听了哈哈一笑:“管啊,只要为我做事,一日三餐都管。不过这里的物资有些匮乏,即使想要大批的从外面运过来也是有些不方便,好在地方够大,等开春之后可以安排一批人种植一些蔬果,林中也可以安排一些人去狩猎,改善一下你们的伙食。至少在你们能够自给自足前,我都会一直提供足够的食物。之后你们在为我工作都可以得到相应的薪酬,你们可以用这些钱来我这里购买物品,当然这价格绝对是你们能够承担的起的……”

    将心中所想洋洋洒洒的说出来,屋中的奴隶都有些听得发愣,不知不觉中屋外也是围满了人,都是其他屋子里的人闻声而来,忍着屋外的寒冷站着听。

    趁着苍夜缓口气的功夫,终于有人大着胆子提出一个很关键性的问题:“这位……大人,那在你这,我们算不算奴隶?”

    苍夜正喝水,听到这个问题笑着摇了摇头,他将杯子盖上递还给身边的侍女:“不算,我这不需要奴隶。”看着奴隶们无法理解的目光,他继续解释道:“估计你们这些人中也有人注意到了我这地方有些与众不同,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一些过去根本没见过的东西,甚至还有些面容丑陋的可怕怪物,不过你们大可放心,那些都是听命于我为我工作的,它们不会主动袭击你们,你们也请不要伤害它们,它们才是我的奴隶,而你们……我希望你们成为将来这座城市的第一批公民,成为建设这片土地的建设者,成为这片土地的另一位主人。”苍夜并没有将事情挑明,他明白普通人对于死者与亡灵的恐惧,现在将一切挑明只会让事情变得糟糕,还不如就这样先藏着掩着,等到他们真正的在这片土地下扎根后,再慢慢解释,到了那时他们必定会有着更强的包容心。

    苍夜算不得高明的发言在这批受尽苦难的奴隶耳中却是格外的动听,颠沛流离居无定所,那无处安身的恐惧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众人的哭泣声中,有人向着苍夜跪下,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跪下,使得苍夜不知如何是好。在不知不觉中,几人几乎被数十倍的奴隶包围,若是真有人有异心想要做些什么,那此刻的苍夜是极其危险的。

    然而苍夜给了这批奴隶生的希望,又会有谁会奢求更多。当苍夜带着其他人离去时,奴隶们送别的队伍走出了半里路,才不舍的停下。

    回头望着那依旧还站在原地眺望这边的人们,苍夜心中也颇不是滋味,他发现命运真是个捉摸不透的婊子,许多人并没有做错什么,却要承担可怕的后果。许多人做了万千错事,却仍旧身居高位。若是自己的这一次穿越不是成为冥王,而是成为这成千上万的流民中的一员,那又将会是怎样的结局……

    有时候一个好的出身确实就决定了一切,苍夜在心中暗暗打算,要好好借着这个好的出身,为更多的苦难者谋求生的希望。

    踩着渐渐化去的积雪,潘多拉笑着问道:“陛下,您打算在这里建城,那该叫什么名字啊?”本只是随口一问,却不想苍夜听后停下了脚步,目光深邃的望向远方。

    “陛下?”

    “潘多拉,原本这里是冥王城堡,直接改名叫冥王城最是适合,但我现在有了别的想法。”

    “陛下,那您打算叫什么名字呢?”

    苍夜缓缓转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潘多拉:“我想不到别的好名字,所以取了一个很烂俗的名字,潘多拉你可别笑话我,我打算将这座新的城市命名为‘诺登霍姆’。”

    “诺登霍姆?”细细的读着这四个字,潘多拉抬起头,笑颜如花:“陛下,这可不是烂俗的名字,明明是很好的名字,这里将会是我们的家园,也同样是那些苦难者新的家园,新的希望。”

    诺登霍姆,古冥界语中代表着“远方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