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玄女祭 > 第一百四十二章:杀人的谣言
    ,

    梓瑜急忙拦住栩栩:“回去,让我问完再收拾她”

    瑶祈儿双手抱在胸前,慢慢凑近雁翎:“那林寒有没有亲过你?”

    雁翎眼里闪着泪花慢慢向后退:“能不说吗?”

    “不能,不说就把你捆在这里喂狼”

    雁翎一听喂狼吓得的眼泪“唰唰”直流:“我说”

    “快说到底有还是没有?”

    雁翎低着头,犹豫了半天才吐出一个有字:“……有”

    雁翎说出有字之后,现场的空气突然凝聚了,瑶祈儿半张的嘴半天也没合上,当瑶祈儿从惊讶中走出来的时候一把将雁翎推到在地:“栩栩打她”

    栩栩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撩起衣袖大步走到雁翎面前,然后又一脸无辜的回头问道:“用什么打啊师叔?”

    “用……用手”

    栩栩刚举起手又回头问到:“那打哪儿啊?师叔”

    瑶祈儿大步上前拽开栩栩道:“笨死了你走开,让我来”

    可她才刚抬起手脑子里便出现了跟栩栩同样的想法,打哪儿好呢?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呢?”

    远处越华带着东迎峰巡山的几名弟子走了过来,瑶祺儿急忙缩回手站了起来:“又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越华扶起雁翎道:“今日是我东迎峰的巡山日,你们玉柱峰的人实在太过分了尽然敢在俊极峰上公然欺负同门”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们欺负她了?”

    “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你想打她”

    “你也知道是想啊,想就说明没打咯,我还想打你呢”

    “不可理喻,找掌门评理去”

    梓瑜缓缓走上前:“看你佩戴着首座腰牌,是东迎峰首座吧?那你也该算是一个有见识的人了你不会不知道掌门是我们玉柱峰的人吧,找掌门评理你想多了吧你”

    “哪又怎么样,我还不信掌门她会不讲理”

    瑶祺儿不屑的笑了笑戳着越华的胸口道:“还就不讲理了怎么样,我们收拾她就是因为她抢了掌门的,,,,”

    “掌门的什么?”

    “你管得着吗你,别以为你首座了不起,叫师叔”

    越华瞪着瑶祺儿被气的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他身后那些东迎峰的弟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越华更是恼羞成怒:

    “你,,,真是不可理喻”

    其中一名弟子上前凑近越华耳畔悄悄的说到:“我听说林师叔就是因为这个女子才抛弃新掌门的,八层就是新掌门想要为难她,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淌这浑水了,免得以后被新掌门找咱东迎峰的不痛快”

    “那你不早说?”

    “我们以为你知道嘛”

    越华清了清嗓门:“好男不跟女斗,我们走”

    瑶祈儿一把将越华拧了回来:“你站住,有没有礼貌了,让师叔先走”

    传说中的玉柱峰四美今日算是玩得尽兴了,殊不知接下来哭的日子就要来了。

    掌门指使玉柱峰四名女弟子暴打青童峰白雁翎的消息很快就从东迎峰传了出去,而且是越传越离谱

    “听说掌门派人打了青童峰的白雁翎”

    “我也听说了,看来掌门还是对林师兄念念不忘啊”

    “要是我,我也得打这对狗男女,想当初掌门为了救林寒那可谓是与全天下为敌了”

    “虽然说林寒做的不对,可掌门也不能打人家,这不是仗势欺人吗?”

    “听说打得可惨了,要不是东迎峰巡山的弟子发现可能就没命了”

    “真可伶啊”

    “…………”

    仅一天时间各种谣言就传遍了整个无极门,玉柱峰主殿内“玉柱峰四美”整齐的跪在大殿中央,丁远山简直要被气炸了:“你们还真能耐啊,都敢私设小公堂了,谣言都传到帝君那儿去了,你们说怎么办?我丁远山不图名不求利循规蹈矩半辈子,怎么就尽教出你们这群麻烦精,短短一年时间玉柱峰已经第二次上黑榜了,仲长带她们去青童峰赔礼道歉,我是没脸去了”

    梓瑜道:“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跟本就没有打她,这些都是谣言”

    “知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现在不管你们打没打别人都会认为你们打了”

    瑶祺儿道:“怎么能这样,多不划算早知道这样我就打了”

    丁远山怒道:“你闭嘴,我丁远山这张脸都被你们几个给丢光了,下去,明日一早就去青童峰道歉”

    翌日

    仲长带着“四美”来到青童峰接待他们的正是首座柯震,雁翎眼巴巴的站在一旁,堂下并没有看到林寒,估计这个时候他也知道站在这里比较尴尬,仲长率先给柯震行弟子礼,然后怒斥四美:“你们几个还不跪下”

    “四美”这才跪下行弟子礼,仲长接着说到:“实在抱歉柯师伯,我们也是昨日方才听说了关于雁翎师妹一事,所以今日一早师父便遣弟子前来向师伯和雁翎师妹道歉,至于她们几个师父交代要打要罚全凭师伯处置”

    柯震先看了看雁翎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四个小姑娘道:“其实雁翎也没受什么伤,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了吧,毕竟她们都是玉柱峰的弟子,还是劳烦师侄带回去交给你师父处置吧”

    “多谢师伯宽宏大量”

    “我希望以后不要再有类似的事发生就可以了”

    “请师伯放心,弟子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其实这个世间若没有火就不会有烟,没有重重疑惑,就不会有纷纷谣言,但是在所有的邪恶中,谣言往往是散播最快的,所以难免会有人利用以谣言杀人,当然也就有人会被谣言所杀,这一次在无极门就得到了最好的见证,林寒和莫寻来回穿梭于各峰之上静静的领略着有关于掌门派人暴打白雁翎的各个版本,莫寻感叹道:“平日里还真没看出来丁师姐尽是一个如此小心眼的人,看来你这辈子纳妾的机会是没有了”

    “说什么呢,我还正烦着呢,以后她要是知道我们这么多人联合起来骗她,还真不知道她会气成什么样子,丁师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你很幸运”

    “是,我也觉得我很幸运,那你呢,熙月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你就打算一直这样吗?我觉得流云不错她对你也挺好的”

    “流云是很好,可我答应过熙月等她回来”

    “你这不是承诺是借口,当初你留下的只不过是熙月的一缕残魂并非她的元神,她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

    莫寻浅浅一笑道:“走吧,大哥该等急了”

    玉柱峰“四美”被带回玉柱峰后出乎意料的只是被关了禁闭,丁白鹿听说之后侠女心瞬间就泛滥了,毕竟这件事情也是因她而起,随即抬腿纵身跃下峻极岭气冲冲赶往玉柱峰找丁远山辩理

    “把师姐她们放了,她们又没有错”

    丁远山怒道:“做了掌门之后连最基本的礼数都没有了吗,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爹吗?”

    “那你把他们放了”

    “犯了错就要必须接受惩罚,能说放就放那门规要来何用,别以为你是掌门了就可以胡来,快回去”

    “你不放她们我就不回去”

    “你今天还跟我叫上劲了是不,你还长本事了难道你不知道这些事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信不信我连你一起关”

    丁白鹿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是,是我的错都是我活该,是我让她们去青童峰闹事的,也是我让她们打的白雁翎,那你关我呀,你关她们干什么?”

    丁远山不可思议的看着丁白鹿她真的不敢相信丁白鹿说的话,以前他的女儿再不懂事再任性也不会做出这种伤害同门的事来,这一次她竟然亲口承认是她所为,丁远山无法辨别这是气话还是事实:“真的是指使的?”

    “难道父亲认为她们会蠢到为了替我出头而跑去伤害同门吗?在无极门同门手足相残可是重罪”

    “你怎么能这样,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只是被宠坏了但至少你的心地还是善良的,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伤害同门的事?”

    “难道爹不知道我本来就这么坏吗?从小到大无论是在落雁门还是在无极门我都没有一个朋友,他们要么为了接近掌门而巴结我,要么当我瘟神一样走路都避开我,在他们的眼里我除了打小报告、无理取闹之外什么也不会,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喜欢我,可除了林寒之外其他人的看法我都不在乎,结果呢,为了他我背叛师门,离乡背井甚至可以和全天下为敌我那么全心全意的为他,而他却早就已经跟白雁翎好上了,那个白雁翎打她还是好的,我还没杀她呢”

    “你,,,你,,,来人把她也关到紧闭室去”

    丁白鹿胡说八道了一大通终于如愿的被关进了禁闭室,看丁白鹿走在路上那高高兴兴的样子她两个师兄还真摸不着头脑

    “梓瑜师姐、瑶祺师姐、栩栩、鄢嫣我来陪你们了”

    原本被饿得头晕眼花的“四美”见掌门也被关了进来瞬间来了精神,栩栩急忙冲上前抱住丁白鹿:“小师叔你怎么也来了,我们还指望你救我们出去呢”

    丁白鹿道:“因为我知道你们饿了啊”

    饿得都躺地上的瑶祺儿猛地跳了起来:“这么说你有吃的?”

    “那当然,都过来”

    丁白鹿缓缓蹲下双腿盘膝而坐,先将手绢铺地上慢慢从腰间掏出两个大烧饼,然后又从两边袖中掏出几个馒头,接着还从怀里掏出几颗杏子,到最后手绢上的东西都快堆不下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