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滴血钻石 > 072 滴血犀角
    ,

    拍卖行大楼前不远处,一辆红色小车停靠在一旁。李斯特带着何旺子,径直上了那辆红色小车。

    没过多久,红色小车在天元大酒店前停下。

    天元大酒店,是北平市最高档的酒店,美国人办的。主体楼层为五层,房间不多,客人太多,所以是限制消费。能到这里消费的,不止是有钱,还得有地位。

    见到富丽堂皇的外饰,何旺子心里就怯了几分。

    “走啊!”李斯特回过头,催了一下何旺子。

    何旺子说:“老板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李斯特说:“是啊。”

    何旺子说:“您连号牌都没举过,有啥子值得高兴的。”

    李斯特说:“没拍到什么好东西,但我们见到了好东西。走啊,客户在上面等。”说完,他大步走了进去。

    客户在上面等?何旺子愣了一下,急忙跟了上去。

    三楼,西阁雅间,一张圆桌前,已经坐了三个人。其中两个人何旺子有印象,就是在李斯特私家宅院里见到过的那二个人。虽然没打过交道,何旺子已经得知,那个三十出头的身着西装的男子叫金灿,是公司负责业务的部门经理,那个五十出头拄着文明棍的外国人叫多莫斯,是英国商人。

    刚见面,李斯特和多莫斯标了几句英语。看样子,他们关系很密切。

    金灿只冷冷地打量了一下何旺子,没有理睬,自顾自地喝着他的茶。

    寒暄一番,李斯特指着何旺子,说:“多莫斯先生,这位就是我说的兽医何旺子。”

    “兽医何,你好!”多莫斯伸出手,“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何旺子握了握他的手,说:“多莫斯先生,您好!”

    客套一番后,酒菜上了圆桌。自然,酒是顶级酒,菜是顶级菜。从招待的级别来看,尽显主人的客气,更体现了主人对客人的看重。只是何旺子没弄清楚,李斯特到底是主人还是客人。

    酒过三巡之后,金灿举起酒杯,说:“感谢多莫斯先生的盛情款待,有什么要求请您具体提出来,我们公司好去落实。”

    “no,no。”多莫斯连连摇手,“餐桌上我们不谈正事,餐桌上我们不谈正事。”

    照国人的习惯,餐桌上就是谈正事的,很多正事就是在餐桌上谈成的。不过,客随主便,既然这桌饭菜是多莫斯请的,当然得听他的。

    金灿看了看李斯特,见他点头,只得端起酒杯,和多莫斯继续拼酒。

    这个外国佬真狠,三个人轮流和他拼酒,他是来者不拒,逢敬必喝。直到喝到六七分酒醉的时候,多莫斯才放下酒杯,表示不再喝了。很快,服务员进来,将餐桌清理干净。

    多莫斯拎起放在座位旁的一个皮箱,将它放到圆桌上。然后,他打开密码锁,将皮箱盖掀开。

    皮箱里面,全是一沓沓面额为50美元的钞票!

    多莫斯说:“李斯特先生,这是10万预付金,事成之后,每个20万。不管有多少,我全部要了。”

    这是一笔大生意!隐隐地,何旺子感觉这笔生意和犀角有关。

    多莫斯把皮箱推到李斯特面前,要他检查钞票真假。

    李斯特捏了捏钞票,说:“是真钞,多莫斯先生就是爽快人。”

    多莫斯说:“我的钞票是真的,到时候你给的货可不能假我!”

    李斯特说:“那是一定的,那是一定的。我接了单,不管怎样,会负责到底。如果完成不了,赔预付金的5倍。如果弄假货,赔预付金的10倍。”

    多莫斯说:“预付金的5倍就是50万,预付金的10倍就是100万,而且是美金,没错吧。”

    李斯特说:“没错。”

    表面上他俩在玩数字游戏,其实是确定价钱。如果没有异议,就算成交。

    果然,李斯特将皮箱盖一合,说:“这单我接了,一个半月内,一定交货。”

    多莫斯摇了摇头,说:“一个半月太长了,至多至多一个月。”

    李斯特说:“从北平去爪哇,得取道越南,横过南海,登马来半岛,再经马六甲海峡,才能到达苏门答腊岛。苏门答腊岛还不是终点站,还得继续走,因为独角犀牛在爪哇岛上。”

    多莫斯说:“这些我知道,要不然我不会出这么高的价钱。一个20万,五个就是100万。你要是能带五个回来,马上就是百万富翁了。”

    李斯特没有马上应允,而是对金灿说:“金副总,你有把握吗?”

    金灿说:“为了公司的发展,我愿意全力以赴,完成任务。”

    李斯特又问何旺子,说:“旺子,你有把握吗?”

    照他的口吻,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非去不可。何旺子只得说:“我愿意去试一试。”

    李斯特说:“不是试一试,是非得完成不可。要不然,你没饭吃,我没饭吃,公司上下都没得饭吃。”

    何旺子咬了咬牙,说:“我愿意全力以赴,完成任务。”

    李斯特拍了拍何旺子的肩膀,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好,多莫斯先生,一个月内,我相信他俩至少能带五个回来,你就好好去筹钱吧。”

    多莫斯点了点头,起身出了西阁雅间。

    等多莫斯出去,金灿站起身,说:“老板,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用不着何旺子去。”

    李斯特说:“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帮手,何旺子是兽医,去过雪山,对付过豺狼,很有经验。”

    金灿说:“他喜欢自以为是,妇人之仁,一起去会误大事的。”

    李斯特说:“盗亦有道,每个行当都有它自己的规则,我们这个行当也不例外。野生动物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对它们仁义是应该的。”

    金灿说:“老板,您执意要派何旺子去,我和他各干各的,互不相干。”

    李斯特忍着怒火,他使劲地敲了敲桌子,说:“金灿,这次去爪哇岛,路途遥远,不知道有多少凶险在等待你们。我不许你这样想,更不许你这样去做。你们两个,必须团结合作,圆满完成任务。”说完,他站起身,出了西阁雅间。

    金灿瞪了何旺子一眼,也牛气哄哄地出了西阁雅间。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