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朋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念证道 > 第277章峙嶙城
    ♂ .!“半年之内,玉儿姐姐是没有生命危险的。而师弟你在五个月之内把灵清散带回来,也就可以确保解除玉儿姐姐体内血煞珠之毒了,并且对她今后的结丹毫无影响。”诗秀略一沉吟,也就红唇轻启地说道。

    “那就好!只不过,此地距离灵雾山,少说也有万里,这一去一回,路上也要花费二十多天的时间,而炼制灵清散所需要的时间更是一个未知之数,也不知道时间来得及来不及。不知诸位可曾知道,齐申两国之间有无传送阵?”项启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略一沉吟,脸现忧虑之色地说道。

    诗秀、房晓卿、美痣女修等众人皆是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我知道!”而在这时,人群中一个身着仙符门服饰的炼气期女修士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项启等众人面前,躬身施了一礼后,轻声说道。

    “你知道?在哪?”诗秀此女柳眉一挑,美眸紧盯着这位脸蛋圆圆的仙符门女修士,不无兴奋地问道。

    “风闵都就有一座传送到申国峙嶙城的跨国传送阵,而巧合的是,峙嶙城是流年派西部的一座小城。”项启一干人等的都把目光集中在此女身上,直把此女看得有些含羞起来。只见她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通红一片,扭扭捏捏地说道。

    “竟然有如此巧合的事?太好了!咱们这就回风闵都吧。”听闻圆脸女修此言,红衫少女眉飞色舞地说道。

    “咱们不返回伏枥山了么?”美痣女修面露疑惑之色,看了诗秀一眼,颇为含蓄地问道。

    “没得到联盟允许,咱们擅自返回风闵都,会被当成逃兵的。咱们还是回伏枥山吧,我宁愿战死,也不愿被联盟当成逃兵。”圆脸女修则是一个直肠子,脸上也升起颇为担忧害怕的情绪,只见她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说道。

    “玉儿姐姐身负重伤,战火纷飞的伏枥山根本就不利于她的静养。我是决定返回风闵都了。我也不强求大家,愿意跟我返回风闵都的,请站在右边,而返回伏枥山的,站到左边。我给大家一盏茶的时间考虑此事。”听完美痣女修与圆脸女修的言语,诗秀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目光闪烁不定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才樱桃小口一张,幽幽说道。

    诗秀话音一落,众人便三两成群地小声议论了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众人陆续做出了选择。而让项启颇为惊讶的是,除了不用做出选择的项启之外,只有房晓卿此女站到了诗秀右手边,而其余众人竟然都站到了诗秀左边。

    “如此也好!你们一行返回伏枥山可要加倍小心,咱们在此别过吧。”诗秀看了众人的选择之后,心中不知喜忧地看着他们好一段时间之后,才娇声一起地如此说道。

    接下来,众人有些不舍地道别。

    待众人遁光消失在远处天际,诗秀伸手在腰间储物袋之中一掏,一个舟形法器便被她摄入手中,她玉手一扬,此舟滴溜溜数个盘旋下,也就变成了房屋大小。

    “这是我的飞行法器云岚舟,不仅具有较强的隐匿性能,而且此舟只消耗灵石,并不需要注入法力。卿儿妹妹与项师弟若是不嫌弃的话,也上来吧。路上我要照看玉儿姐姐,没有时间更换灵石,你们上来的话,可以帮我更换灵石。”诗秀携带者裘红玉飞上舟形飞行法器的同时,嫣然一笑地冲着项启与房晓卿说道。

    还未等诗秀话音落下,房晓卿便毫不犹豫地飞上了云岚舟。

    “项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项启略一沉吟,也就遁光一起,飞上云岚舟的同时,笑着说道。

    接下来,诗秀屈指一弹,一道法诀没入到云岚舟之中,此舟一个俯冲,“嗖”的一声,向前飞遁而去。

    ……

    峙嶙城,这个灵雾山以西两千里的城池,城如其名一般,城中建筑为清一色的青色石屋,它们高低不一,错落有致。有的高约百丈,直插云霄,煞是巍峨;有的低至丈许,横卧在地,毫不起眼。若从远处望去,这峙嶙城如同层峦起伏的群山一般,想必这就是它名字的由来吧。

    峙嶙城有大大小小的街道二百二十二条,它们纵横交错,若没有超强的记忆力,初来乍到者还真容易迷路。

    此时,白日早就落下西山,而圆月还未升上东空,天色已晚,道路两旁的商铺早就关门打烊,路上也没有什么行人,冷冷清清,黑黑漆漆,说不上来的恐怖骇人。

    而在这时,在峙嶙城某条并不算宽广的街道之上,一个柔弱的女子身影由远及近,逐渐清晰起来。

    只见她十七八岁,姿容不俗,琼鼻之上渗出数道细汗,一张杏口更是紧闭,而那对美目则一眨不眨地目视前方。一身较为宽大的蓝色衣衫,也不能掩盖她绝佳的身材,只见她腰肢如柳条一般纤细,胸前的双峰圆绷挺拔,而那对肥臀更是高高耸起,共同勾勒出柔美诱人的曲线。不过,她的喘息声愈加的粗重起来,身子更是柔弱无力地迈着沉重的步子,而额头之上不时滴下的豆大汗珠,这一切都说明,她匆忙赶路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

    不过,她并没有停下脚步歇息片刻,反而面色一凝,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而在这时,在蓝衫少女身后百丈位置,突然两道白光一闪,现出一男一女两个修士的身影来。只见这名男修士眉粗眼小,阔口大鼻,可偏偏生得一颗比正常人小了近半的头颅,尤为地不协调。

    而他身旁的这位女修士,脸白如雪,粉重妆浓,缭绕妖艳,若仅看这张脸,也算是个不可多见的美女。不过,她却生得一个如水缸一般的粗腰,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的不舒服。

    “老婆子,看到前面那个小女子了么?”这貌丑男修撅嘴朝着前面的蓝衫少女一奴,如此说着,不过目光始终没有从蓝衫少女身上移开分毫。

    “你的臭毛病是不是又犯了?见了女子就走不动道!”这妖娆女修冷哼一声,甚是鄙夷地看了貌丑男修一眼,冷嘲热讽地说道。